你好,歡迎來到中國珠寶行業網

外媒:中國即將讓黃金大漲 美國人深感到不安

時間:2017-12-18 16:43:25    來源:鳳凰國際iMarkets

本文是《危機投資學》作者尼克·吉安布魯諾(Nick Giambruno) 和Bonner & Partners’Inner Circle資深編輯克里斯·洛(Chris Lowe)之間的一段談話。

尼克·吉安布魯諾(Nick Giambruno) :《危機投資學》作者

克里斯·洛(Chris Lowe):Bonner & Partners’Inner Circle的資深編輯

用武力強迫人們接受沒有實際價值的錢只能在短期內奏效。這種做法最終導致了國內和國際上的經濟混亂,最終以付出代價告終。——前美國國會議員羅恩·保羅(Ron Paul )

俗話說,規則由持有黃金的人制定。

克里斯洛:你為什么開始研究石油美元體系,并認為它可能解體?

吉安布魯諾:我從2006年以來就一直關注這件事情。當時,時任共和黨國會議員的羅恩·保羅向國會發表了“關于以美元為基礎的全球貨幣體系崩潰”的講話。正如最近我在《危機投資學》中說道,我認為這是羅恩·保羅最重要的演講,這場演講名為“美元霸權終結”。在演講中,保羅闡述了為什么以法定貨幣為基礎的全球貨幣秩序注定要失敗。至關重要的是,羅恩·保羅指出了導致美元崩潰的一件事——石油美元體系終結。

我推薦讀者全文閱讀演講全文(鏈接地址:https://www.lewrockwell.com/2006/02/ron-paul/why-the-us-hates-iraq-iran-and-venezuela/)……以下是羅恩·保羅演講中最精華的部分:

在經濟法則中,誠實的交換只要求真實價值的東西,因為貨幣不可能被廢除?;靵y局面將隨著我們35年的全球法定貨幣實驗而發生,這場混亂將需要我們重新回歸具有真實價值的貨幣。當石油生產國要求黃金(或其當量)作為石油結算物而不是美元或歐元時,我們就會知道,回歸真實價值貨幣的日子即將到來。

在之前的凱西研究會議上,我和保羅博士討論過這個問題。他告訴我,他堅持自己的看法。簡單地說,保羅博士認為,我們將看到,當各國開始以黃金而不是美元來進行石油交易時,以美元為中心的貨幣體系就會逐漸退出歷史舞臺,這一進程已在進行中。

克里斯·洛:為什么石油美元會面臨風險?

吉安布魯諾:在石油美元體系下,全球石油銷售都是以美元結算。然而,中國政府最近宣布了一種新的機制——接受人民幣作為石油結算的石油出口國,都可以在上海黃金交易所將石油兌換成黃金。

中國新的機制將完全繞過美元和美國金融體系…因此對許多石油生產商來說,石油人民幣體系將比石油美元體系更具吸引力。我把這個體系稱為中國對石油美元的“黃金替代品”。不管你把這個體系叫做什么,它將允許大規模的以黃金為結算物的石油交易,而不是以美元結算。下面是這個體系運作的原理。上海國際能源交易所(Shanghai International Energy Exchange)正在推出一種以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合約,接受人民幣作為石油結算的石油出口國,都可以在上海黃金交易所將石油兌換成黃金,這將促使世界各地的石油生產商以人民幣結算。當然,人民幣是法定貨幣,就像美元一樣。而且大多數石油生產商不想要大量的人民幣。中國深諳這一點。這就是為什么這個體系將原油期貨合約與選擇通過在上海和香港的黃金交易所有效地將人民幣兌換成黃金聯系在一起。

克里斯·洛:這個新系統將在多長時間內開始運行?

吉安布魯諾:我與上海國際能源交易所的官員進行了交談。他們告訴我,他們計劃在年底前或之后不久就使其運行起來。

克里斯·洛:但這不是一件好事嗎?作為一種貨幣,黃金比美元更可靠嗎?

吉安布魯諾:我認為,是時候讓黃金在全球貨幣體系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了。問題是,放棄石油美元將對美國經濟產生負面影響。試想一下,如果意大利想從科威特購買石油…或者阿根廷想從巴西購買石油…他們首先必須在外匯市場上購買美元。這個過程為美元創造了一個巨大的人為市場。這意味著美國可以通過簡單地印美元,并將它們換成諸如法國葡萄酒、意大利汽車、韓國電子產品或中國制造的商品等實物。無限制印刷美元也為美國國債創造了一個更深入、更有流動性的市場,從而推高了價格…,推動了收益率的上升…進而允許了美國聯邦政府保持著巨大和永久的財政赤字。

在社會救濟和其他福利上,石油美元使華盛頓為一半的人口花費的錢像天文數字。這使得美國人的生活水平比他們本來能夠負擔的水平要高得多。他們中的大多數不知道這一點,也不知道這些福利如何影響他們的日常生活。正是因為石油美元體系的存在,華盛頓也可以很容易地制裁任何國家,或將這些國家排除在以美元為基礎的全球金融體系之外。除此之外,石油美元體系也可以切斷任何國家的國際貿易。

多虧了維基解密公布了希拉里·克林頓的郵件,讓我們知道美國有多看重石油美元——我們得以知道保護石油美元——而不是人道主義擔憂——是美國卷入推翻卡扎菲的主要原因。根據解密的電子郵件,美國和法國擔心卡扎菲會利用利比亞龐大的黃金儲備來支持一種泛非洲貨幣。這種以黃金為后盾的貨幣將被用來在全球市場上進行石油買賣。這種貨幣很可能取代了非洲金融共同體法郎——14個中非和西非國家所使用的一種歐元。我敢肯定人們還記得,在2011年,美國和法國支持推翻卡扎菲的叛亂。在卡扎菲死后,建立以黃金為后盾的貨幣體系的計劃——連同利比亞460萬盎司的黃金——都消失不見。

克里斯·洛:俄羅斯在這方面扮演著什么樣的角色?

吉安布魯諾:美元不僅僅是一種貨幣,也是一種政治武器……華盛頓并不羞于使用它。最近,美國試圖通過經濟制裁來懲罰俄羅斯,因為俄羅斯在烏克蘭采取了行動。這使得俄羅斯更難進入以美元為基礎的金融體系。因此,俄羅斯達成一項協議,將石油和天然氣賣給中國,這也就不足為奇了。

克里斯·洛:俄羅斯與中國在繞過美元的問題上會進行多大程度的合作?

吉安布魯諾:俄羅斯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產國之一,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進口國。從歷史上來看,他們只會以美元進行交易。上海國際能源交易所期貨合約將簡化并鞏固向中國出售石油的中間流程,以換取人民幣或黃金。當全球能源市場的兩大巨頭完全繞過石油美元體系時,將是一件大事。不僅僅是俄羅斯和中國。其他國家也想回避美國的金融體系和美國的經濟制裁。中國的“黃金替代品”將賦予他們這樣做的選擇權,這將使美元成為一種不那么有效的政治武器。以伊朗為例,它是世界第五大石油生產國?,F在,伊朗也接受人民幣作為其石油的支付貨幣。委內瑞拉也是如此,它擁有世界上最大的已探明石油儲量。我認為其他國家很快就會跟進。

這一切都具有完美的經濟意義。產油國可以繼續使用石油美元體系,以美元出售石油。但從貿易角度考慮,這樣做沒有太多的動機。美聯儲有意壓低美國國債收益率,以“刺激”經濟增長。此外,石油美元系統還讓美國的競爭對手處于華盛頓的反復無常之中。

現在石油生產商有了第二個選擇,通過中國的“黃金替代品”,他們可以賣出石油,獲得人民幣,然后還可以選擇將其兌換成黃金。與美元不同,黃金是一種國際貨幣形式,沒有政治風險。從海外石油生產國的角度來看——尤其是與美國的關系不佳的國家——這是顯而易見的。

克里斯·洛:俄羅斯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產國之一,但沙特仍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出口國,很多石油流入全球最大的石油進口國中國。在1974年的石油美元協議中,沙特也是美國的合作伙伴。沙特王室難道不能利用這種影響力來保護石油美元體系嗎?

吉安布魯諾:目前,沙特拒絕參與中國的“黃金計劃”。這是因為,以除了美元以外的任何貨幣進行石油交易,都將打破1974年沙特與美國達成的石油美元協議。還有一點要注意,沙特同意只以美元出售石油,以換取美國的武器和軍事保護。去年,在競選活動中,唐納德·特朗普說:“如果沙特阿拉伯失去了美國的保護,我不認為它還會存在。”“他是絕對正確的。如果沙特開始以人民幣計價出售石油,他們將立即失去美國的外交和軍事保護。

但沙特已經在尋找美國保護的替代品。

克里斯·洛:沙特將轉向誰?

吉安布魯諾:這正是有趣的地方。幾十年來,俄羅斯和沙特一直是敵人。沙特阿拉伯和美國支持阿富汗的穆斯林游擊隊,他們把蘇聯軍隊趕出了阿富汗。此外,沙特還支持車臣對俄羅斯的一系列叛亂。而且最近,在敘利亞內戰中,沙特和俄羅斯一直處于對立的兩方。但最近,沙特國王和1500名隨行人員訪問了莫斯科。這是沙特國王首次對俄羅斯進行正式訪問。這次訪問恰逢沙特在俄羅斯能源項目上投資100億美元,以及沙特和俄羅斯兩國達成了30億美元的軍火交易。作為協議的一部分,沙特將購買俄羅斯的s-400導彈系統,它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強大的防空系統。這是對美國戰斗機的強大威懾。

克里斯洛:我不知道沙特人購買了俄羅斯的武器系統。

Nick Giambruno:沙特也是最近才與俄羅斯達成這筆交易。自從石油美元誕生以來,沙特一直依賴于美國的軍事保護。畢竟,這是沙特以美元結算石油的回報。

克里斯·洛:那么為什么沙特要和俄羅斯簽訂武器訂購協議呢?

吉安布魯諾:沙特人在兩面下注。首先,他們不會購買美國制造的防空系統。其次,他們購買的俄羅斯防空系統能夠阻止美國的進攻。換句話說,沙特王室正在采取重大舉措,以取締美國的保護。

克里斯·洛:還有其他證據表明沙特阿拉伯正在疏遠美國嗎?

吉安布魯諾:去年,沙特首次面向國際資本市場發行債券來為其政府融資。這些債券是在中國銷售的以人民幣計價的債券,并且由非中國發行機構發行,這具有非凡的意義。沙特貨幣里亞爾與美元掛鉤。到目前為止,沙特在所有主要的金融活動中都只使用美元。發行人民幣債券是一個重大舉措。這意味著,在經濟上,沙特正在向中國靠攏。

注:今年8月路透社援引一位沙特阿拉伯高層官員消息透露,該國愿意考慮使用人民幣進行部分融資;中國與沙特之間的金融聯系可望由此變得更為密切。使用人民幣進行部分融資可增強沙特的財務靈活度,也將標志著中國推動人民幣成為頂級國際貨幣的努力取得了一項勝利。中國是沙特石油的最大買家。

克里斯·洛:為什么沙特需要像這樣兩面下注?

吉安布魯諾:幾年前,沙特出售給中國的石油占中國石油進口量的25%,他們是中國的頭號供應商。如今,沙特的市場份額已降至15%以下。沙特正在失去巨大的市場份額,并被擠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市場——主要是因為其拒絕以人民幣計價向中國出售石油。中國已經表明了自己的決心,愿意與任何接受人民幣付款的國家擴大業務。

克里斯·洛:如果沙特屈服于中國的壓力,那么石油美元體系將何去何從?

吉安布魯諾:沙特還沒有與美國和石油美元徹底決裂。但他們在財政和軍事上正向中國靠攏。這些舉措已經使石油美元受到排擠,沙特顯然正在準備拋售石油美元。如果沙特開始以人民幣向中國出售石油,這種做法將在一夜之間扼殺石油美元。

簡而言之,石油美元仍然顯得非??膳?,石油美元的嚴重侵蝕正在加劇——很大程度是由于中國的“黃金替代品”。

克里斯·洛:根據這種預測,你有什么特別的建議嗎?

吉安布魯諾:由于中國的“黃金替代品”對石油美元的替代,市場對黃金的需要增加,這種需求增長沖擊黃金市場。這種需求沖擊顯然還沒有被計入黃金市場。正如讀者所知道的那樣,金價仍遠低于2011年的峰值水平。這就是為什么我現在如此看好黃金。隨著石油美元的消亡,黃金將取代美元成為石油貿易的首選貨幣。在這樣的貨幣體系中,這使得黃金成為從這一重大轉變中獲利的唯一的最佳方式。去年年底,我開始對石油美元的終結發出警告。當時我告訴《危機投資學》的讀者,石油美元的消亡將是2017年的頭號黑天鵝事件。最終,人們會回過頭來,把中國的“黃金替代品”看作是促成這一轉變的催化劑。

* * *

很少有人會喜歡美國貨幣體系的不穩定性。金融界的傳奇人物比爾·邦納在政治和經濟預測方面有著無可比擬的記錄。他說,世界正處在石油美元經濟體系即將關閉的邊緣。

原文地址:http://finance.ifeng.com/a/20171216/15872531_0.shtml

珠寶行業機構

戰略合作伙伴

合 作 院 校

e乐彩注册 526| 841| 703| 343| 733| 124| 586| 280| 427| 259| 499| 259| 52| 385| 994| 328| 865| 712| 592| 715| 964| 286| 160| 67| 961| 205| 652| 541| 358|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