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歡迎來到中國珠寶行業網

蔣喜玉雕藝術精品展亮相中國美術館

時間:2019-06-26 14:53:33    來源:中國寶石雜志

近日,蔣喜玉雕藝術精品展在中國美術館成功開幕,這是蘇州當代玉雕界首次走進國家級藝術殿堂——中國美術館舉辦個展。作為當代蘇作玉雕技藝的領軍人物和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在繼承傳統蘇作玉雕精湛技藝的基礎上大膽變革,蔣喜創作出一系列包含濃郁文化內涵,又充分體現現代審美情趣的作品,賦予了玉雕強烈的時代感和當代人文精神,形成了一種特殊而獨具魅力的藝術風格——“古韻今風”。

蔣喜作品《望天吼》

中國是愛玉的國度。玉材美妙,質密堅硬,溫潤光瑩,引人遐想,很早就被賦予了種種道德象征意義,也逐漸成了古代最尊貴的制作材料。六千年來,無數匠師殫精竭智,艱辛勞作,創造出大批的輝煌楷模,玉成了偉大的藝術傳統。隨著代代玉雕藝人技藝的積累、工具的提升和理念的進步,當代玉雕取得長足的發展,杰出的玉雕藝術家們為世人呈現了眾多優秀的玉雕作品。而在當代的萬千匠師里,蔣喜是出類拔萃一位。從事玉雕創作近四十年,蔣喜創造了多個“第一”:第一位舉辦個人作品全國巡回展覽的蘇州玉雕藝人,第一本由玉雕藝人撰寫的蘇州玉雕技藝專著《美石者》,第一位獲評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的蘇州玉雕藝人,第一位走進中國美術館舉辦個展的蘇州玉雕藝人。

正如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博導、學術委員會主任尚剛所說,眾多獎項和各種榮譽還不足揭示他的成就,可是展廳里的作品卻展現著其精純的技藝和非凡的才華。他表示,“蔣喜把自己的藝術追求定位在古韻今風,卻能融入新機,充滿新意。從他親和而靜穆的作品里,既可體認博大精深的傳統文脈,又能感受蓬勃鮮活的時代氣息。由此,他已經成為當代玉雕,乃至中國工藝美術的重要代表人物。”

和那個時代的玉人一樣,蔣喜從藝也是從仿古入手的。在蘇州玉石雕刻廠的七年磨礪,讓他領悟了古代典范的高明,熟悉了傳統技藝的精髓。美石坊玉雕工作室開辦以后,他依然鐘情古典。靜心揣摩,使他尤其精熟先秦兩漢的玉器風貌,勤勉探研,令他恢復了若干曾經湮沒的傳統技法。傾注創作近四十年,蔣喜已經成為當代玉雕,乃至中國工藝美術的重要代表人物。

蔣喜熱愛傳統,卻不肯恪守古制。他不滿足于宗奉前人的造型、裝飾和技法,不懈的學習和堅韌的探索,讓他把自已的藝術追求定位在古韻今風。特別是其近作中的精品,固然隱存古貌、富含古韻,卻能融入新機,充滿新意。從他親和而靜穆的作品里,既可體認博大精深的傳統文脈,又能感受蓬勃鮮活的時代氣息。而努力以作品寄感悟、寓美玉以理想,又展現著他的藝術境界。比起彌漫當代的癡迷仿古、妄自出新、牽強比附,蔣喜之作真高明得不可以道里計。

蔣喜攻玉,為人也有如玉的品格。他平和安靜,雖然馳譽業界,卻全無驕矜習氣。他仁愛寬厚,多次捐贈作品,持續資助公益,一再扶助病弱。他謙遜好學,探訪四方精華,游學華夏各地,轉益多師,苦讀不輟。他慎思敏行,非但治玉不輟,還著書撰文,探研古代文明,闡說傳統技法。這在工藝美術家里,自屬鳳毛麟角。

此次展覽同時亦是2015年蘇州博物館“蘇藝天工”蔣喜玉雕展之后,蔣喜作品最全、最新的一次公開亮相,展品分“典昱蘇藝、斫古棲璞、華韻承新”三部分來開展,包含了蔣喜本人歷次參賽獲獎的藝術作品,和蔣喜美石坊研發、設計的玉雕創作新形制——龍鳳玉對牌系列等70余件個人心血創作的結晶,其中《云天下》、《望天吼》、《夢回水鄉》作為蔣喜參評、并榮獲第七屆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的作品,此次也將齊齊展出。據悉,作品《夢回水鄉》在展覽結束后,將會捐贈給中國美術館收藏。

在開幕式上,蔣喜提出了“技藝當隨時代”的傳承理念方向,他表示,此次參展他是帶著自己近四十年玉雕創作的成果,和探索傳統工藝與現代審美結合的思考,在展廳內接受檢驗,他期望把贊美和批判同時吸納進來,并相信在網絡時代的傳統技藝必將走上一條更加自信、更為開放的藝術之路。

典昱蘇藝

此部分為蔣喜參評、并榮獲第七屆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稱譽的作品,集中展現了蔣喜近四十年潛行玉器琢磨、鉆研之道,所取得的玉雕藝術成就,同時作為蘇州玉雕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典范之作,該作品本身也是代表著當代蘇邦玉雕整體發展、探索的一面盛麗剪影。

《夢回水鄉》青海青玉

作品整器作水桶造型。江南河流、水井遍布城坊,水桶為兒時記憶中常見。器身表面雕飾爬山虎紋樣,又似寫意之水波紋,點線面間彰顯力度,與薄壁形成鮮明對比,可謂巧奪天工。提梁作飛鴻狀,造型為舊時江南亭子橋,虛實相合,仿佛回到風景曾諳的夢里水鄉。

《云天下》新疆和田白玉子料

作品原料為和田玉籽料,兩面皮質天然而成,可見天地自有章法。作者結合現代人的幾何審美,以金字塔作為溝通媒介,鏤空“四靈”坐鎮塔底,繁中窺簡,凸顯內部結構。兩者渾然一體,層層向上,直達云天,貫通古今。西漢風格的青龍、白虎、朱雀、玄武,栩栩如生,大氣雅致,以納天地祥瑞。“四靈”盤踞之處,嵌以《易經》“乾”卦之辭:元亨利貞。始也,通也,和也,正也,乃為四德,象征世間萬物生長。作品自上而下寫意式漸變,既蘊含著對傳統哲學思考,又滲透著現代人的審美情趣。古今之變,東西之漸,于此可見一斑。

斫古棲璞

此部分作品為蔣喜向古人求學師古的“思源”之作,很多即是在老玉殘件基礎上的二次創新,也是蔣喜在行業內的傳奇盛名的最早出處。蔣喜曾言“不知師古者,無從談承新”,正是本著對古代玉器雕刻鉆研至道的尊重初心,與師古過程中清晰理性的揚棄法則,才令其作品最終呈現出比之天成的藝術效果。斫古棲璞,立之美玉的溫藏真性,斫去舊暇雜,清華應更多。

《龍紋韘形佩》新疆和田白玉子料

玉佩正面滿飾勾連云紋,背面飾變形獸面紋,上部鏤空雕琢螭龍,杏核眼、”斧形”下顎、絞絲長尾,頗具戰漢雄風。本器鏤空處以“拉絲工”古法琢磨,精巧流暢,結合玉石天然皮色,古香可愛,技法高超。

《琮璧圭璜四瑞人形佩》新疆和田白玉子料

以簡約精巧之技法雕琢琮、璧、圭、璜之人形組合,寓意神性與人性的結合,玉文化由神壇走到人間,由禮天地四方的神器變為大眾的佩飾,為擬古玉雕之精品。

華韻承新

幾千年來,在歷代玉器制作發展過程中,幾乎每一個階段的玉器雕刻都有著適應于該階段的獨特文化構思和巧妙雕刻技能,通過對“每一個時代,都應該有著代表該時代文化的玉藝雕刻作品。”的綜合料、藝、技三方面的玉雕藝術認知,此部分作品呈現了蔣喜從業歷程中,對高古玉德、玉道文化的傳承和致敬,對當代玉雕審美創新、工藝探索之路的反復思考與實踐。

《決斷》新疆和田白玉子料

古有云:“勇則能決斷”,“成敗在于決斷”,作品從中汲取靈感,將高古時期的玉玦造型、當代的法錘、以及作為裝飾所用的金文“決”字及卦象中表決斷的夬卦等多種元素糅合,創作了這件予人警示、力量的作品,時刻提示人生道路上要牢握決斷之魄力。

《龍鳳玉對牌系列·乾坤和諧》新疆和田白玉子料

對牌的兩部分是由一塊手鐲的鉆芯開薄后鏤空而成。因選用了圓形玉料,則有意無意地想到了太極這一哲理性的題材。乾道成男,坤道成女,是太極的陰陽兩儀。本作品正是通過這一“和諧”的形式表現,從另一個角度來表達作者對陰陽相生這一哲理性概念的理解和詮釋。

《氣》青海青玉

青海青玉制成,造型取材于觚,觚是盛行于商至西周的飲酒器,以造型優美典雅著稱。此器以精妙的薄胎工藝制成外壁,上部雕飾凝結之水珠不斷滑落,下端雕飾火焰升騰而起,水火相會卻相容,實乃新時代和諧圓融之大“氣”。

《龍鳳對牌系列·花好月圓》新疆和田白玉子料

圓構式的對牌設計,吉福美滿,皎若云間之月,神龍瑞鳳現于素瑗明輝之上,千里嬋娟,人世情長。運用鏤空的雕刻技法,勾勒出龍鳳的形象,增加了靈秀之感。作品寓意為花好月圓,愿花常好、月常圓、人常在。充分體現“龍鳳天配對,你我永相隨”的對牌精神。

《華之五彩》

新疆和田青玉子料、新疆和田粉玉子料、新疆和田黃玉子料、新疆和田白玉子料、新疆和田墨玉子料分別以新疆和田青玉子料、新疆和田粉玉子料、新疆和田黃玉子料、新疆和田白玉子料、新疆和田墨玉子料制成五彩手鐲,其上雕琢良渚獸面紋、商代龍紋、戰國鳳鳥紋、漢代螭紋、清代龍紋,線條流麗,各具特色,于盈盈一腕間,講述中國玉文化的傳承。

《辟邪·匡生佑世》新疆和田白玉子料

作品用寫意的形式將辟邪擬人化,并用圓雕、鏤雕、浮雕等技法,將昂首直立,英氣逼人的辟邪神態刻畫出來。辟邪向來是人們心中的祥瑞之物,因其有“驅邪求瑞、善守施濟”之意,從古至今寓意著辟除邪祟、護佑平安、如意吉祥等,寄托著人們對美好理想的追求。立辟邪半蹲半立、扭轉身體、側身右望、舉目遠眺,與相對之物形成遙相呼應。方、圓形式的線與面的運用、生動的造型與飽滿的器形,使得作品既剛柔相濟,又威嚴肅穆、靈動可人。

《味濃香永·薄胎茶具》青海青玉

薄胎、水上漂與痕都斯坦風格同為一意,作品以蘇邦玉雕中特有的技法雕琢成器,本作品將玉文化與茶文化融為一體,相得益彰。茶盞斗笠形,壁薄如蟬翼,飾以“冰裂紋”,結合了蘇式園林審美,整套器具內涵豐富,別致典雅。

《美石三寶》新疆和田白玉子料

作品“美石三寶”由蟬、豬龍、翁仲組成,作者在師古的基礎上,繼承并發揚了千年的“漢八刀”等雕刻技法,使作品加入了對古代玉雕點、線、面的再認識。在造型和細部的表述方面融入了當代的印記,作品在不失神似的基礎上努力創新,力求簡潔大氣,表現了作者對柔靜超脫、典雅清新、唯美簡約的追求。用古代玉雕的表現元素融入現代人們的審美意識和標準,用古代的刀法結合現代的工藝,雕出“古韻新風”的當代作品。更精致、更概括、更大氣、更傳神,是“古代風格玉雕當代刻”的另一高標準,玉豬龍、玉蟬、玉翁仲這一“美石三寶”的組合,其宗旨正是通過這樣的形式,來再現玉雕史中某些經典的部分,表達對中國玉雕文化和古代玉雕精神的敬仰之情,也是作者努力領悟玉雕精神、掌握玉雕技藝、解讀當代玉雕審美情趣的一次新表述。傳統的東西是一種榜樣,效仿的真意,則是深究后的揚棄和典藏,這樣的接力傳承,正似一個生命體托生成另一個生命體的再延續。

來源:http://www.jewellery.org.cn/news_nr.aspx?ContentID=17434&ClassID=96&CID=308&t=1

珠寶行業機構

戰略合作伙伴

合 作 院 校

e乐彩注册 443| 557| 815| 260| 422| 584| 674| 455| 920| 899| 188| 752| 323| 533| 512| 242| 314| 629| 557| 281| 617| 986| 356| 620| 674| 485| 809| 614| 578|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