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歡迎來到中國珠寶行業網

看展||那些傳奇女性和她們愛過的珠寶……

時間:2019-06-20 14:03:49    來源:鳳凰網

六月,早上五點起,從廣州到北京,三千公里,為的是去故宮看一個展。

▲圖為故宮博物院供圖。

繼2009年“卡地亞珍寶藝術展”成功舉辦十年后,故宮博物院與卡地亞再次聯手,發布了 “有界之外”特展。

這次集結了來自卡地亞典藏、故宮博物院以及全球眾多博物館及私人收藏的超過八百件珍品,呈現跨越時間和技藝的界限,跨越文化的重塑力和藝術的創造力。

故宮的門票,當然事先在網上訂好。人從東華門入,坐兩塊錢游覽車,到午門下即可登樓看展。

進門,沖到西雁翅樓,第一眼看到的是這個巨大的主題屏風:

▲“靈感中國”展廳的主題圖名為“吉祥鳥”,右上那銜花彩鳳取自紫禁城皇家收藏“翔鳳紋皇后吉服”上,而右下這只鉆石鳳凰則來自卡地亞典藏“天堂鳥”胸針,雙美并望,代表了此次特展后的深義,東西方文化千百年來的互為映照,互相影響,互放光芒。

“靈感中國”,很簡單,來自中國的靈感。

其實從上世紀二十年代起,卡地亞就推出過一系列的蘊含中國元素的美麗珠寶,比如這只誕生于1919年的美麗的太極墜飾:

▲受中國文化的啟發,卡地亞于1919年創作了這款“陰陽”項鏈。一對球形的墜飾組成陰陽太極圖案,每個墜飾上,黑色的縞瑪瑙代表“陰”,滿鋪的圓形切割鉆石代表“陽”,圓形切割的紅寶石鑲嵌在四個套爪中,鮮明的色彩與巧妙的設計,充滿了獨特的風韻。

來自中國的圖案與元素,成為了卡地亞眾多高級珠寶的靈感之源。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卡地亞第三代掌門人路易·卡地亞對東方的文化有著非常濃厚的興趣。他把中國的瓷器與絲綢視為優雅珍貴的品味,深刻地影響了西方珠寶設計師的創意風潮。

早在1908年卡地亞就派出最出色的銷售專員一路東行,游歷新加坡、西貢、香港最終抵達上海,留下的《旅行日志》更珍藏卡地亞總部。

▲路易·卡地亞的藏書包括這本《中國紋樣圖集》,集結了很多中式紋樣的圖集,其中的諸多細節成為很多歐洲設計師的靈感之源,還有朱爾•格拉恩澤(Jules Glaenzer)于1908年在香港和上海的旅行日志。

這次特展中最為有趣的部分正是這種東西方的互相對應,你分得清以下這兩樣東西,哪一樣是卡地亞典藏?哪一樣是故宮博物院藏么?

▲答案是右圖來自卡地亞1927年的橋牌盒。它的盒面嵌螺鈿漆畫表現的是“漁樵耕讀”場景,寶塔造型也和北京皇城四角樓一脈相承。而左圖來自故宮博物院藏黑漆嵌螺鈿長方盒,是清初展現萬國來朝的作品。

如果僅僅通過外觀判斷,實在很難判斷,他們的材料、造型和顏色都太具迷惑性了。

要知道路易·卡地亞是一名狂熱的藝術愛者,收集了大量中國的珍寶與瓷器。

你看這只創作于1928年的中國風格化妝盒,它的蓋上圖案源于路易·卡地亞私人收藏的康熙五彩瓷盤。這次展覽中故宮也選了院藏的同時期瓷盤,對比著看特別有趣。

▲左為1928年的卡地亞中國風格化妝盒,右為故宮博物院的五彩仕女嬰戲圖瓷盤。

確實,卡地亞與東方的緣分匪淺。

當然,除了與東方緣分匪淺,卡地亞與傳奇女性的緣份更是深之又深。

“風范見證”部分在午門正廳,進門就是一整面墻的頭戴卡地亞冠冕的王室貴族女性,真是蔚為震撼。

▲二十世紀期間,卡地亞獲得了大量委任狀,享有王室供應商的授權。本次展覽匯聚了二十九頂精美絕倫的冠冕,代表了卡地亞冠冕不同時期的經典風格,其中尤為醒目的是英國和比利時的王室冠冕,包括伊麗莎白女王和剛剛生下第三胎的威爾士王妃。圖為故宮博物院供圖。

這就是我五點鐘起床奔赴三千里云路想要做的事,去看看我心目中那些只存在于影像上的的傳奇女性們曾經用過的傳奇珍品。

比如這一串在珠寶界,迄今名氣最大的,姆季瓦尼翡翠珠鏈,而它的曾經的主人更是美國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傾國傾城的超級白富美。

▲這是我用手機拍攝的傳奇珠鏈赫頓·姆季瓦尼翡翠珠鏈,年份是1934年,這是一串一定要親身到現場才能領略的珠鏈,27顆完美老坑翡翠珠子的幽綠透亮,美得讓人屏住呼吸……

關于這串傳奇珠鏈背后的故事真的有一匹布那么長。

一場富貴一場夢

芭芭拉·赫頓

首先珠鏈的材料,取自一塊品質絕佳毫無瑕疵的緬甸原石“湖水藍”。

在1933年知名銀行投資家富蘭克林·赫頓,委托卡地亞為這串傳奇的翡翠珠鏈制作鉆石搭扣,并將其作為新婚禮物送給自己的女兒、美國最富有女繼承人芭芭拉·赫頓。

▲赫頓身世離奇,七歲時就繼承了外祖母2800萬美元的信托基金,由銀行家的父親打理,在她21歲時,財產已經增加到4200萬美元,她是世界上少有的集美貌懷財富于一身的“億萬寶貝”,一生經歷七次婚姻,丈夫大多是貴族,三位王子,一位伯爵,甚至還有賽車手,她一生收集的珠寶古董不計其數,是少數以收藏聞名于世的名媛,看她手上的戒指,真的是有乒乓球那么大。

這一串在拍賣史上“最珍貴翡翠珠項鏈”,一共有27顆“老坑”翡翠珠子。顆顆碩大,郁綠柔亮,為世間罕見珍品。

1934年,赫頓再次委托卡地亞,將珠鏈原來的簡潔的鉆石搭扣,改為紅寶石鑲鉆鏈扣。以大膽的紅綠顏色對比,凸顯了翡翠的優雅韻味、瑰美動人,為這條傳奇珠鏈錦上添花。

芭芭拉在當年的生日派對上,正式佩戴了這串翡翠珠鏈,驚艷全場,讓世人嘆為觀止。

▲赫頓和第一任丈夫格魯吉亞王子在紐約麗茲酒店結婚時曾佩這串珠鏈,讓世人嘆為觀止。這串珠鏈當年價值五萬美金,一直被Mdivani 家族珍藏逾幾十年,直至1988 年才首次現身拍賣場。當年此項鏈以200 萬美元(約1,560 萬港元)天價成交,轟動一時,成為全球最高拍賣成交價的翡翠首飾。六年后,此項鏈再次拍賣成交價飆升至420 萬美元(約3,300 萬港元)。2014年由卡地亞拍回,現在估值應已過二億。

▲好萊塢明星加里·格蘭特是赫頓的第三任丈夫,也是唯一沒有問她要贍養費的男人,媒體評論說加里格蘭特可是她碰到唯一不需要她的錢也不需要她名望的男人,兩人的婚姻持續了三年,這也是她人生中最幸??鞓返娜?。

富家女芭芭拉·赫頓雖然擁有巨額財富,但并未給她帶來終身幸福,不過起碼財富為她帶來了她最鐘情的珠寶,應驗了那一句“珠寶是女人一生最好的陪伴”。

最后讓她成為傳奇并被后人最多銘記下的,也無疑是她對珠寶的那份摯愛之情,還有她超級精到的品味。

▲芭芭拉對卡地亞虎形珠寶傾愛有加,她所收藏的虎形胸針和耳墜采用了黃金和黑瑪瑙,并選用欖尖形祖母綠作為老虎的眼睛,這也是藍小姐最為渴慕的一樣珠寶,想要擁有,還須要努力啊……

傾國傾城

溫莎公爵夫人

當然,還有最最傳奇的溫莎公爵夫人用過的珍品。

▲不愛江山愛美人的溫莎公爵,曾經送給溫莎公爵夫人很多珠寶首飾。與英國王室喜歡花花草草的珠寶不同,溫莎公爵夫人很喜歡動物造型的胸針。這枚火烈鳥胸針,被譽為“20世紀最經典的珠寶”系列之一,是溫莎公爵1940年送給夫人的生日禮物。

▲這枚火烈鳥胸針由鉑金和金鑲嵌著環形切割鉆石、藍寶石、紅寶石和祖母綠羽毛,十分豪華貴重,光彩奪目,寶石由公爵夫人自己提供,這是創作者貞·杜桑在1940年的手繪稿原件。

溫莎公爵愛江山不愛美人的故事早已不是什么新鮮事。

1934年兩人的戀情在大不列顛引起了軒然大波,1936年12月,愛德華八世為了迎娶她選擇了退位。兩人在法國完婚,并移居巴黎,長久的定居于此。

人們常常詫異為什么公爵夫人有如此的吸引力?

無它,她當年真的是非常有品味有見地的成熟女性。

▲這一條綠松石和紫水晶組成的“圍嘴式”項鏈是,卡地亞在1947年為公爵夫人打造的,1顆心形刻面紫水晶,27顆祖母綠式切割紫水晶,1顆橢圓形刻面紫水晶黃金、鉑金、璀璨長形鉆石、心形紫水晶和27顆祖母綠樣式紫水晶并鑲嵌圓形凸面綠松石。溫莎公爵夫人于1953年,戴著這條項鏈在凡爾賽發表了令人難忘的演講。后來這條昂貴的項鏈被盜,但是關于這起盜竊案的疑點很多,現在仍是不解之謎。

▲溫莎公爵的珠寶被盜后,1949年公爵委托卡地亞打造一款豹子胸針。這枚蹲踞在重達152.35克拉的凸圓形“克什米爾”藍寶石上的鉆石獵豹胸針,令夫人在端莊而充滿女人味的裝扮之下透露著如獵豹般果敢的自我,公爵說“這豹子將為我們守護珠寶”。后來,在1987年日內瓦蘇富比拍賣會上,這枚胸針重回卡地亞的懷抱?,F在,這件稀世珠寶珍品已成為卡地亞典藏系列中最珍貴的作品之一。

事實上, 20世紀30 年代后期,結婚之后溫莎公爵夫人迷戀上了珠寶。

她的很多珠寶都是與另一位傳奇女性,多年擔任卡地亞高級珠寶部總監的貞·杜桑女士合作完成的。

現代職業女性的楷模

貞·杜桑

說起貞·杜桑,又是一個如星空般璀璨的女性,堪稱現代職業女性的楷模。

她是上世紀三十年代少有不是依靠家世,而完全依靠自己的工作才華,并且以此出名致富的職業女性。

1887年,杜桑出生在布魯塞爾一個蕾絲商人家庭,18歲離開家到了巴黎。

“美好年代”里她與巴黎上流社會的男士從往頻密,更與古董商藝術家們成為朋友,包括我們熟悉的可可·香奈兒。

▲這是阿道夫·德·梅耶男爵(Baron Adolph de Meyer)拍攝的貞·杜桑,約1920年。年輕的杜桑已成為巴黎城中的名人與藝術圈的???,以略帶奢華的古典氣質而聞名,她身后是頗具東方特點的屏風,可見她對東方元素也情有獨鐘。

設計是一種天分,正如香奈兒設計的帽子讓當時的名媛爭相搶購,杜桑當時設計的手袋也同樣成為搶購熱潮。

慧眼識英雄的路易·卡地亞請她擔任小皮具和配飾部門主管。1933年,更成為卡地亞珠寶部總監,她甚至還發明了扣合式珠寶。

她擁有無可置疑的設計才華,成為當時歐洲上流社會名媛貴族們爭相結交的珠寶設計大師。她忠心的客戶包括了之前說的巨富之女芭芭拉·赫頓、當時有號稱全世界最優雅的傳奇女士黛絲·法羅斯,關于她和她顧客的故事,我們以后另開篇細說。

回到杜桑的世界,1948年,她創作了溫莎公爵夫人那一枚著名的披掛金色和黑色斑點、盤踞在一顆90克拉凸圓形祖母綠上的獵豹胸針,這讓她震驚海內外,贏得了“獵豹女士”的雅號。

▲1948年以前,獵豹主題還只是偶爾出現。直到溫莎公爵夫人這枚胸針就如同天啟一般,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獵豹代表優雅、閃耀還有力量,女士們從它的身上看到了自己新近才獲得的獨立精神,通過這種新穎獨創、精致華美、極具個性的珠寶來尋求自我表達,而獵豹就成為了卡地亞辭典的一部分。

杜桑是三十年代女性解放的代表性人物,她設計的Art Deco裝飾藝術風格的小物件,都顯示了她引領的簡潔而現代的設計風格,成為后世最為景仰的珠寶藝術家之一。

1955年她得到了法國榮譽軍團騎士勛章,1978年她去世時,已經從一個一無所有的布魯塞爾小姑娘變成和她的客戶一樣的上流社會中的一員。

她是真正完全靠個人力量實現人生價值的最早一批職業女性,在特展上我們可以親眼看到她隨身使用的小物件,每一件都顯示了她獨特的那種熱愛自由的現代性格。

▲1949年,貞·杜桑將一個路易·卡地亞送給她的一個1929年的化妝盒,改成了一個黃金和鉑金煙盒。盒蓋是黑色琺瑯,中心飾有“JT”字母花押,搭配珍珠母貝細工拼花,鑲嵌長階梯形和玫瑰式切割鉆石,非常精美。

卡地亞源自巴黎,擁有眾多西方女性的擁躉在意料之中。

然而這次特展讓我們看到意料之外的事情,那就是原來早在一百多年之前,東方也有諸多名人心儀卡地亞。

中國第一位卡地亞顧客

愛新覺羅·載掄

最早一個有檔案記載的卡地亞的中國顧客,名叫愛新覺羅·載掄。他是慈禧太后的親侄兒,第一任太太是張愛玲后媽孫用蕃(排行老七)的二姐孫用智。

故宮博物院宮廷部研究館員關雪玲在卡地亞的記錄里發現了這位公子早在1914年5月18日曾經光顧卡地亞巴黎的店鋪。當天,他購買了一個鑲鉆石和黑色琺瑯的鉑金化妝盒,顯然這是送給他心中重要的女性的。

兩天之后,他又買了一個漂亮的黑色緞帶手提包,包的銀質手柄上鑲嵌有黑色琺瑯。

▲左圖為愛新覺羅·載掄,攝于一九一四年。右圖為一九一三年卡地亞制造的黑色緞帶銀質手柄嵌黑色琺瑯緞面手提包,此外,包上用鉆石鑲嵌載掄名字的拼音「TSAI LUN」的首字母縮寫TL,由此來看,此包是專為載掄訂制的。

再過了三天,他又購買了一只酒桶形(Tortue,或稱龜形)鉑金腕表。

▲載掄于卡地亞店鋪所購之物,不論是實物還是圖片今已無緣謀面。不過通過卡地亞檔案館所藏記載他購買記錄的檔案內頁(左圖),對比類似卡地亞酒桶形腕表(右圖),還是可以窺見載掄富有審美情趣。他所購“酒桶形”腕表,具有簡約優美的幾何線條,是優雅大方的象征。

五月二十日和二十三日,載掄還購買了兩條不同材質的鏈子,一條為黑白琺瑯,另一條為鉑金,以及一支鉑金鉛筆。

顯然,這其中的一部分他自己用,另一部分,是送給他心儀的女性的。

▲載掄的二太太李倩如在二十年代也是時髦和摩登的女性,頻繁出現在20年代后段的《北洋畫報》上,應該是當時的名媛大咖。李倩如和美國作家、記者、旅行家格蕾絲·湯普森·西登有過接觸,給西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戴安娜很瘦弱,手腕、腳踝都非常細,就像小鳥一樣。倒是她水汪汪的大眼睛顯得非常平靜,充滿了仁愛。她身上的每一個細節都值得去細細品味,她把她所屬階層應有的雅致表現得恰到好處。”

中國隱形時尚ICON

黃蕙蘭

特展最讓我驚喜的是展出了上世紀二十年代的中國隱形時尚ICON——黃蕙蘭用過的珍品。

黃蕙蘭是何許人也?

簡單一句,印尼“糖王”爪哇首富的女兒。

▲“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孩子”,用這句話來形容黃蕙蘭的身世,一點也沒有夸張。其父黃仲涵(右圖)繼承祖業經營糖業,并將其發揚光大,成為爪哇的華僑首富,有“糖王”之稱。父親對于黃蕙蘭也是十分寵愛,無論她做什么都是好的,無論她想要什么都可以得到,父親十分樂意將她帶在身邊,并且毫不吝嗇的在外人面前顯露他的鐘愛之情。

黃蕙蘭晚年曾出過一本自傳,她花了整整六章來描述當年她們家在印尼過著何等豪奢的生活。

其中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是她3歲時,父親已然送了她一條80克拉的鉆石吊墜,我們來看看黃小姐那淡淡的語氣中多少的傲嬌。

它和我的拳頭一樣大,當我拿鉆石時,那塊大寶石敲打我的胸口,使我很痛,于是母親便讓保姆收起來,等我長大些再戴。

但當我長大時,我就不常戴了,因為手頭總是有新的,琢磨得更好,更吸引人。

▲ 在1921年參加白金漢宮舉行的首次宮廷舞會時,黃蕙蘭皆佩戴卡地亞鉆石冠冕。

黃家有錢,巨有錢,富是富的,貴卻始終算不上貴,這也是黃蕙蘭一生最介意的地方,也是她后來嫁給民國著名的外交官顧維鈞的原因。

顧后來提起這名前妻時也話里帶話地說:

她很幫忙,昔在巴黎時,帝俄時代的王公伯爵都逃亡法京。他們雖失政權,但在法國的高級社會里擁有勢力。

她喜歡和他們結交,并以此自傲。在使館里常三日一大宴,五日一小宴招待他們。

成為大使夫人,黃蕙蘭一擲千金,讓顧在歐洲的外交生活變得更加華麗和舒暢,她自己也成為歐洲外交界“東方最美麗的明珠”,她在書中寫過他們豪奢的外交生活。

我們什么地方都去。

我渾身珠光寶氣,穿著名設計師的衣服,外披雪貂或者紫貂長大衣。維鈞的大禮服是英國裁縫縫制的,我們的汽車是由司機駕駛的羅爾斯羅伊牌,是媽媽送給我們的結婚禮物。

她的摩登與時髦,讓當時的蔣夫人宋美齡也頗為羨慕,還偷偷參觀她的衣櫥,學習她的社交派頭,畢竟,時尚和品味這東西,真是是要用錢和時間堆出來的。

像所有見過大世面的人一樣,黃蕙蘭根本不在乎錢, “如果金錢能換來尊重,就應該大方地展示它。”

▲2015 年意大利《VOGUE》以 "Once upon a time" 為題,將黃蕙蘭、宋美齡兩位傳奇女人再次搬上 " 國際舞臺 "。

黃蕙蘭有著模特的身架,也長著模特的高級臉。

她能把所有的衣服都穿出自己的神韻,從小錦衣玉食培養的品味和天生的富貴,當之無愧的時尚ICON。

這也是后來美國《VOGUE》雜志,為什么把她評為1920-1940年代的中國 " 最佳著裝 " 女性。

▲左圖為黃蕙蘭搭配著精美的頭飾、耳環,雙層的翡翠項鏈和玉鐲,體現了中國女性的古典美。而特展此次展出的這件旗袍出品于1932年,湖藍色的面料,繡有龍飛鳳舞、亭臺樓閣等中國元素的圖案,精致程度嘆為觀止。

▲1976 年黃蕙蘭將之捐贈給大都會藝術博物館,2015以“鏡花水月”為主題的Met Gala慈善晚宴上也展出了這件精湛的手工旗袍。為什么黃蕙蘭對這件旗袍愛不釋手?其實也因為她一生之中最愛的翡翠,也是同樣是湖綠色。

在這次的特展上,展出了卡地亞珍藏、黃蕙蘭最傳奇藏品翡翠青椒的圖片。

▲關于翡翠青椒還有一個傳奇故事,傳說這是黃蕙蘭與上海首富沙遜斗石成功的致勝法寶,這枚純凈無瑕的翡翠來自故宮珍藏,黃曾經委托卡地亞將它制成吊墜,并配以重達25克拉的鉆石墜扣。當時路易·卡地亞直接為這枚翡翠傾倒,說是無價之寶,連保險價格都沒法定。這枚令她相當驕傲的翡翠青椒藏品,也許是“世界上最好的一件”翡翠,在黃蕙蘭去世后卻神奇的消失了,如今只能從卡地亞的記錄和黃蕙蘭本人出版的書籍中找到存在的痕跡。

晚年的黃蕙蘭與世無爭生活在紐約,她租了一所帶小花園的公寓。親人們都住在右近,兒孫們經常來看她。她一生孤傲,不知道怎么表達愛,散淡的相聚比長居一起好。

父母巨大的財富因為世事更迭而散落不見,她也不以為意。有盜賊闖進她公寓時搶走25萬珠寶,而她只希望他們不要傷害她的狗。

“我痛恨虛偽和造作”,到了晚年,她仍然是一個堅強清醒的女性。

她意識到她根本不需要那么多房子,也不再沉迷于無聊的聚會。她學著自己買菜做飯,享受做家務的樂趣,享受與親人老友相聚的時光,

每一天都是恩賜,我的生活既平靜又安寧,有時間回顧往事。

我沒有虛度時光,也毫無厭倦的情緒,我想每一個都應該選擇適合自己生活的方式,結識名人、富豪并不重要,生活中更要緊的是一個人頭腦和性格。

做人要知禮、要純樸,要直率,避免不愉快的事情,永遠不要把生活看成只有這個樣子。

但她依舊堅持保有自己的珠寶。

孩子們為我的安全擔憂,催我把珠寶統統賣掉,這想法我不贊同——我的珠寶并非代表我的財富而是反映我的個性。

是啊,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也許正因為這樣,珠寶才在世事滄桑里有著別樣的意義——它不僅是財富,更是傳奇女性們生命中的一部分,飽含了她們青春的歲月,珍貴的愛情,還有無常人生里篤定踏實的陪伴。

所以時至今日,高級珠寶仍然有著它最深刻的意義。

那些在無數代光陰中合力凝結而成的曠世奇珍代表了某種有限生命里的無限——

人生如夢,但總有一些美好永存。

人生有界,而藝術無界,生命有時,而創作無垠。

“有界之外”,6月1日已經正式向公眾開放,展期兩個月,7月31日結束。

本次展覽不單獨售票,觀眾持故宮博物院門票即可免費參觀,非常良心。

到北京的朋友們,記得一定要去看。

而現在,大家可以點開視頻先睹為快,體驗這些穿越百年珠寶的質感和光芒,感受著人類共通的美好。

倘若實在無法抽空親臨故宮的展覽,還可以掃描“有界之外:卡地亞·故宮博物院工藝與修復特展”小程序二維碼,參與線上看展及互動小游戲。

你也可以觀賞到卡地亞珠寶與故宮藏品,感受東西方文化交流之下制造的璀璨藝術交相輝映。

來源:http://ent.ifeng.com/a/20190620/43446401_0.shtml

珠寶行業機構

戰略合作伙伴

合 作 院 校

e乐彩注册 786| 618| 660| 972| 450| 27| 321| 825| 981| 960| 546| 630| 399| 819| 516| 141| 798| 726| 345| 279| 465| 354| 243| 27| 699| 63| 663| 468| 240| 6|